“首张仰头族罚单”为何现身温州

“你好,刚看你拿着手机边看边过斑马线,根据《温州市文明举动促进条例》,行人横穿道路时低头看手机要处以10元的处罚。”1月14日上午,浙江省温州市交警对斑马线上的“仰头族”胡女士现场开具了处罚罚单(1月15日《温州晚报》)。

那么,一个城市的文明行为促进规则,有没有权力设置罚款?这是一些网友的疑难。按照我国立法法规定,设区的市的公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能够制定履行地方性法规;同时,依据我国行政处分法第十一条规定,地方性法规可能设定除限度人身自由、取消企业营业执照以外的行政处罚。从实际成果来说,对于过马路“低头族”处以忠告或罚款10元,小小惩戒教导一下,似也不为过,其立法的良苦用心是不问可知的。

一个完整的法律标准应当由假设、处理跟制裁三个因素构成。缺失了罚则,法条就失去了具体实施的保障,其尺度意思自然要大打折扣。温州市的规则一经实施就效果明显,正是得益于其法律规则的健全。

首先应该断定“首张低头族罚单”的良好社会效应。过马路低头看手机,不仅危及自身保险,影响别人跟车辆顺利通行,更不利于形成车辆礼让行人的交通风尚。《低头族的警钟!温州女子低头玩手机踩空落水溺亡》,这是《杭州日报》2015年底的一则报道,标题惊心动魄,但好像并不这条“罚单新闻”这样的传播实效。一张罚单,教诲面不堪称不广,而胡女士仅仅被罚了10元钱,真堪称是防微杜渐了。

“首张低头族罚单”新闻迅速走红全国,“赢了”的不仅是温州交警,更有刚实施半个月的《温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》。贵州省、武汉市、太原市、郑州市、西安市、无锡市……近年来,制订文明行为促进条例,俨然造成一股地方立法的热潮。各地在条例实施前及实行过程中也都大力发展了宣传,为什么没产生出温州这样的新闻后果?

“罚单消息”现身温州,得益于一条因素齐备的法律规则。笔者查阅了一些处所的文化行为增进规则,对类似的不文明行动,它们也都做了非常详尽的列举性规定,但大多是引导性的,不设破明白罚则。而温州市的规矩清楚划定,对“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穿途径时抬头看手机、嬉戏等,影响其余车辆或者行人通行”的,“处忠告或者十元罚款”。

据悉,日前有北京市人大代表也提出了制定《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》的倡导(1月13日《北京晚报》)。笔者渴望此类地方破法能日益走向成熟完善,切切实实发挥效用。